您所在的位置:w88优德老虎机 > 最新文章 >

擒贼擒王之五:江泽民卖国 抓江大快人心
【最新文章】 发布时间:12-25

  擒贼擒王之五:江泽民卖国 抓江大快人心

  【大纪元2015年09月27日讯】系列分析报导之四
(接上文)

  (大纪元记者郭惠报导)8月25日,中共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在军方研讨会上称“决不让老祖宗留下的疆土有半寸丢失”。此言一出,有网民直接影射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称“蛤任上丢失的(领土)咋办”?还有网民解读说,这是“要抓大卖国贼的节奏”。

  在中国历史上,很少有皇帝或是国家元首像江泽民那样,还没有下台,卖国淫乱、当汉奸的丑闻就已传遍天下,成为民众嘲讽和咒骂的对象,可谓独夫民贼。分析认为,公开逮捕一个让天下人唾骂的民贼,实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也将获得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支持。

  

江把相当于40个台湾的中国土地拱手给了俄国

 

  江泽民上台后,曾于1991年、1994年访俄,与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中俄国界东段协定》、《中俄国家西段协定》。1999年12月9日,江泽民和叶利钦签订了《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简称《议定书》)。2001年7月江泽民再访莫斯科,与普京签定《中俄睦邻友好条约》,以条约形式肯定两国国界线。这些协议都是秘密签订的,国内民众一直蒙在鼓里,直到俄方发布公告以后,中国人才知道自己“老祖宗”留下的江山被出卖了。

  1999年12月9日签订的条约,《人民日报》在当月11日只有一百多字的简短介绍。

  江泽民所签的条约,默认沙皇和满清签订的九项不平等条约,使中国永远丧失约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不包括外蒙),新疆与俄交叉口附近、靠近外蒙古和俄国的黑龙江最西部、黑龙江和吉林北部交界处、以及乌苏里江、图们江出海口北部,全划给俄罗斯。而这些土地,是苏联领导人列宁曾两次发表政府声明要归还中国的。

  以上几项协定中涉及的领土,相当于东北三省面积总和,也相当于数十个台湾,其中包括几大块,一是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的“外兴地区”,六十多万平方公里;二是乌苏里江以东的“乌东地区”,包括海参崴40万平方公里;三是唐努乌梁海地区,17万平方公里;四是库页岛,7.64万平方公里。

  该《议定书》彻底否定了清朝康熙年间中俄边界平等条约──《尼布楚条约》,承认了从中华民国到历届中共政府都拒绝承认的中俄不平等条约,包括《瑷珲条约》、《北京条约》等。不仅如此,《议定书》还将大片未经签约而被沙俄强占的领土永久性地划归俄国。

  协议签署后,江泽民以军委主席的身份命令中共边防军后撤,500公里不设防。

  对于这段国耻,《江泽民其人》一书曾质疑:

  “1999年底江泽民在签订卖国条约时,已经是党政军三位一体的最高当权者,所以该条约的签署与否,责任全在于江自己一人。退一步讲,即使卖国条约的签署曾得到党内干政大老的暗示或人大授权,他也完全可以拒绝签字,否则就是甘当历史罪人。”

  “江泽民所处的时代和历史上签订一切不平等条约时完全不同。中国并未与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印度等国开战,更非签订城下之盟,何况中方理直,外方理屈。坚持中国固有领土不但义不容辞,而且毫无危险。以其当时身处的三位一体最高权位而言,完全可以说,江泽民是主动卖国,铁案如山。”

  2004年江泽民刚下台,香港资深媒体人程翔以笔名“钟国仁”(谐音:中国人)在香港《明报》上发表《江泽民要向中国人民交代的一件事》的评论文章。文章写道:“江泽民在其任内,做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决定,而他以及他所领导的中共从来没有向全体中国人民解释交代的,这就是签署了中俄边界条约,承认了由不平等条约强加给中国的边界,从而导致被沙俄掠夺的国土永远丢失。

  程翔在文章中强调:“这个条约的要害是,它使中国永远丧失了约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不算外蒙古),相当于40个台湾。”(注:该文收录入程翔文集《漫漫爱国路》中第51页)。

  2005年4月22日,程翔被以所谓的“涉嫌间谍罪”在大陆广州抓捕,拘留至翌年8月31日判监五年,直到2008年2月4日才获准假释,并在翌日下午返抵香港。

  据外界传媒消息,程翔被捕是由于在《明报》发表多篇署名为“钟国仁”的文章,专栏里详细披露“中俄边界”协定的种种细节,称之为21世纪最荒唐的‘代民做主’的丑剧。

  2003年,名为龙胜熊的作者在网上发表题为《江泽民卖国账单》一文,他在文中分析,江泽民卖国,究竟卖了多少?这是中国人民必须弄清楚的一个问题。

  “江泽民与俄国新的国界线本应该向全大陆,向全世界公布。但是,至今一直不肯公布。中国人民至今对自己国家国境线,都没有知识权;都不知道自己国家的国境线在那。这可能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这是中国大陆的又一‘绝’。”

  中共对民间揭露江泽民卖国的问题恼羞成怒,在许多官方网站的论坛上,“中俄边界”一度成了被封锁的关键词。中国地图出版社的地图爱好者论坛因有人谈及江东六十四屯等被江出卖的领土而被关闭。

  对于江泽民到底是不是卖国贼的问题,旅美学者、政论家曹长青2002年底曾撰文分析说,由于俄国强迫清朝签署的条约历史已久(距今已近150年),世界上国家之间的边界多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确定,现在中共政府想要回被俄国割占去的那些土地,可操作性很低,因为俄国人绝不可能轻易退还土地。但江泽民政府这种正式签约、认可原来的所有不平等条约的方式,等于使今后任何一代中国人都丧失了向俄国交涉这些土地的法律根据,因为即使有一天江泽民政府垮台了,中国出现民主政府,按照国际惯例,也得继承这些(江泽民们签的)条约。

  “蒋介石可以拒绝,毛泽东不愿承认而搁置,邓小平要据理力争,为什么江泽民要一反前例,全部承认历史上俄国强迫中国签署的条约?在苏联解体、俄国国力下降,中国国力提升的背景下,江泽民不仅可以继续搁置这个边界问题,而且更可以像邓小平那样据理力争,起码要求俄国承认历史上那些条约是‘不平等的’,今天中国让步签约承认这种历史,俄国要给予某种形式的补偿。

  “但从江泽民签的条约来看,中国人任何形式的补偿都没有得到,而且俄国人对黑龙江的两个江心小岛都不予归还(这是中俄边界问题中唯一没有解决的争端),俄国人不仅不还‘西瓜’,连‘芝麻’都不让步。他们摸准了这个说到俄国‘有到家的感觉’的留苏工程师江泽民的脉搏。”

  “江泽民政府既不在《人民日报》上登出和俄国签署的边界条约详细条款,也不把这个问题交给撰写《中国通史》的那些历史学家和对中俄边界问题有研究的学者公开讨论;整个和俄国的边界领土谈判、签约的过程都是秘密进行的。这种黑箱作业,本身就说明江泽民是心虚的,他恐惧这些问题全部公开,允许13亿中国人自由讨论,人们就会对江泽民‘盖棺论定’:他和俄国签约,在本质上是‘卖国’的。 ”文中写道。

  江泽民卖国的动机又是什么呢?《江泽民其人》揭露说:“同秦桧卖国求荣如出一辙:其一,是力求自保,保自己的间谍历史不被公开;其二,是求荣,求得俄罗斯的对自己政治权势的支持。”

  

江泽民曾加入克格勃远东局 做过俄国间谍

 

  提到俄国,江曾表示“有到家的感觉”,这事与卖国有什么关联?这牵涉到江留苏时的那段历史。

  1954年11月,江泽民被调往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因为需要学会控制全厂供电系统,要去莫斯科培训,江首先在长春进行了四个月俄语训练,1955年3月与12名技术员同赴莫斯科。

  《江泽民其人》一书中描述了江这样一段经历:

  江泽民在留学苏联期间为搞好各方面关系而使出浑身解数,到处吹拉弹唱、讲笑话,出风头。苏联情报部门看在眼里,记在心头,觉得中共治下会弹钢琴、拉二胡、懂外语的干部必定曾经家世显赫、财大气粗,又是南京人士,说不定是社会名流,甚至是汉奸。于是去档案馆查看是否有江泽民的档案。一查之下,发现江果然是大名鼎鼎的汉奸江冠千(又名江世俊)的儿子,于是派出一位色情间谍克拉娃诱江泽民就范。

  俄罗斯的年轻姑娘大多高鼻深目,风情万种,像电影明星一样。相比之下,江泽民不再惦记自己的糟糠之妻,一头扎进美女克拉娃的怀抱,也算开了洋荤。

  江泽民与克拉娃两情相悦之际,克拉娃在江耳边轻声说出李士群(民国十大汉奸之一)三个字,吓得江六神无主。克格勃乘虚而入,给了江一笔钱,除了保证不泄漏他的汉奸历史,还保证他回国前可以与克拉娃风流快活,唯一的条件是加入克格勃远东局,负责收集中共留苏学生及中国大陆各种情报。

  江泽民自莫斯科返国后,继续为克格勃效力。苏联当局也信守承诺,未重蹈斯大林五十年代出卖中共东北龙头高岗的覆辙,没有暴露江泽民的俄谍身份。

  1991年5月,江泽民以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身份出访苏联。苏共的克格勃组织在江泽民到访之前,就查到了江泽民的风流韵事和间谍经历。在江访问原来的利加乔夫汽车制造厂时,被安排与克拉娃“巧遇”。据说,那次出访江泽民与老情人重温了旧梦,回来就签署了中国和俄罗斯勘分东段边界的叙述议定书,无偿割让领土上百万平方公里。

  江泽民与前苏联女间谍的内容去年一度在大陆网络被解禁。2014年7月20日,通过大陆搜索引擎百度以及新浪微博等可以搜索到大量江泽民与苏联女克格勃淫乱及江卖国的丑闻。

  江泽民与苏联克格勃间谍情妇疑似合照曾于2013年11月11日曝光。网民“老夫尚未朽”微博曝光该合照时称:“老照片:留苏期间结识的克拉娃?”

  当时的网络截图显示:据克格勃档案记载,克拉娃还未色诱,江就“猴急得不行”。克拉娃在江耳边轻声说出当年江泽民做日本汉奸时的上司“李士群”三个字时,江吓得当时眼光涣散,浑身发抖……

  江的这段历史也被大陆学者吕加平所证实。

  

吕加平公开信揭露江泽民的“二奸二假”

 

  2009年12月5日,民间战略研究者、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会员吕加平在给中共中央相关部门公开信中说,江泽民的生父江世俊,排行老大,日寇侵华初期投靠日本,为汪伪中央政府的宣传部副部长。此后关于江世俊的事就成为江泽民最忌讳的话题。

  吕加平在网上曾发表公开信揭露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第一奸”是江泽民本人和亲生父亲都是日本汉奸;“第二奸”是江泽民为俄罗斯间谍机构效力出卖大片中国领土;“第一假”是指江谎称自己是1949年加入中共地下党的假党员;“第二假”是指他冒充是江上青的子弟。

  2010年8月初,吕加平在《关于江泽民假地下党员新证据》中披露:“8年来最大的功绩就是把这个材料拿到了,过去都是推理居多,没有直接证据,这次是完完全全的直接证据了,可以给江泽民定案。”随后吕遭到当地警方监控,后来失踪。

  吕加平因发表文章举报江泽民“二奸二假”身份以及同宋祖英淫乱丑闻,自2003年起屡遭抓捕、抄家、秘密关押、断绝对外通信等,2011年5月,吕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0年。

  今年中国新年期间,吕加平突然出狱,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吕加平的动向一直被外界视为高层博弈的风向标,北京时政观察人士认为此举意味着“你抓我放”,有警告江泽民之意。

  今年2月,吕加平保外就医回到家中休养,吕的儿子于浩宸向大纪元记者透露其父的保外就医跟习近平的“特赦”有关。

  据于浩宸介绍,对于这次吕加平的出狱,平时为吕加平呼吁的网上民众和一些关注吕加平的红二代也特别高兴,有表示祝贺的、有代向其父问候的、甚至还有网民在网上发起募款活动来帮助吕加平的。他还表示跟人的交往中发现,众人都非常讨厌江,江很不得人心。

  吕加平还在狱中时,于浩宸一直为父亲的事奔波呼吁。《“母老虎”宋祖英》书中记载了于浩宸对海外媒体透露的一些信息:“胡德华(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之子)握着我的手说:‘你父亲了不得,我们都知道你父亲的事。’赵伍军(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之子)说:‘知道吕加平,他揭露江泽民的事闹得挺大,转达对吕加平的问候。’纪坡民(前中共副总理纪登奎之子)说,‘你父亲已经卷入了最高层的斗争。’”

  于浩宸还介绍说:“我父亲揭露江泽民的文章,在接近中共权力层的老干部甚至是在任的中央级的官员都看过,有人直接将文章递到中共常委、纪委这一层,大家都知道。”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在吕加平获保外就医时就曾表示,吕加平的名字和命运,已经与江泽民的汉奸卖国丑闻及其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吕加平的出狱,标志着江泽民的势力越来越衰弱,特别是吕加平在新年前能与家人团聚,预示著进入新的一年,清算江泽民的罪行将会开始和加速。

  

江泽民和其亲生父亲都是日本汉奸

 

  史料披露,江泽民生父江世俊1938年参加日伪汉奸组织“和平救国会”,南京沦陷后又供职于“南京临时维持会”,为侵华日军效力。1940年3月,汪精卫伪政府在“行政院”下设立了宣传部,江世俊被委以宣传部副部长兼社论委员会主任委员,成为汪伪政府直属报刊《中华日报》的主笔。

  1941年,日军还把控制下的南京广播电台移交给伪政府,并改名为中央广播电台。江世俊在宣传部的工作多次受到日本陆军大本营的奖励。

  青年时期的江泽民曾是日伪特务。汪精卫伪政府特务头子丁默村在伪南京大学创办“青年干训班”,直接为日伪政府培训特务。江世俊力荐其子江泽民参加了第四期培训。干部培训班是以伪中央大学的名义办的,由专业教授和特务授课,每期结业都培养出一批日伪特务,而后直接送入中央大学。

  据史料记载,江泽民小学毕业后考不上扬州中学,只考进江都县立初中。第二年,他凭借着父亲的关系转入扬州中学。1942年,江进入伪中央大学工学院电工系。1989年7月几经核对后复印的《南京中央大学(1940~1945)校友通讯录》的第42页上列有江泽民的名字,写明他“42年肄业”,即1942年江泽民是该校工学院电工系学生。

  1949年中共窃政后,江泽民为掩盖有个当大汉奸的父亲的事实,谎称自己13岁时就过继给叔父江上青。从中共建立档案起,江就把比自己大15岁的六叔江上青的名字偷偷填在了“父亲”一栏中。江回家乡扬州也不祭拜自己的生父江世俊,唯恐避之不及。

  2014年10月31日前后,大陆百度网站突然一度解禁“江石溪”、“江世俊汉奸”等词条。

  当时百度网搜索“江世俊汉奸”,出现诸多内容。如:“日伪宣传部副部长江世俊简历”,导语:“江世俊为了让儿子将来出人头地,不但送他去学费不菲的扬州中学,还送他去汪精卫伪政府办的伪中央大学读书……”

  还有“江撤民(江泽民)是汉奸江世进(江世俊)的儿子吗?”“大汉奸江世俊的亲生儿子是谁?”“世界级的中立的百科全书——维基百科对‘大汉奸江世俊 ’的介绍”等内容。

  同年10月30日百度网站解禁了“江石溪”的条目,江石溪是江泽民的祖父,在百度江石溪的条目下,有他的生平经历、政治主张、江氏谱系等内容,其中有长子江世俊,江世俊之子江泽民的内容。在江氏谱系长子江世俊条文中,有以下内容:

  在南京沦陷期间,江世俊号称“江冠千”,担任汪精卫南京日伪政府宣传部副部长兼社论委员会主任委员。江世俊为了让儿子将来出人头地,不但送他去学费不菲的扬州中学,还送他去汪精卫伪政府办的伪中央大学读书。当时的中央大学是日军培养高级汉奸和实施皇民化教育的伪中央最高学府,从伪政府高级官员子弟中选拔幼苗,从小培养。后又参加了第四期青年干部培训,并留有照片,铁证如山。

  截止到发稿前用“江世俊汉奸”在百度网上搜索,仍有不少相关内容显示。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分析认为,江泽民的贪腐、淫乱、卖国等丑闻在中国大陆几乎家喻户晓,公开逮捕一个让天下人唾骂的民贼,实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去年中央巡视组进驻上海的时候,上海街头巷尾都在热议抓江,而且都表示赞成。相信抓捕江泽民将获得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支持。

  (接下文)

  擒贼擒王之六:江突破道德底线 中国乱象丛生

  责任编辑:林锐